obdesign 女 巴曙松專欄-大陸債券市場宜適時擴大開放

今年初以來,大陸債券市場開放政策持續展開,研究表明,在當前全球低利率市場環境下適時加快開放大陸債券市場,有助於拓寬槓桿轉移的政策迴旋餘地,也有利於市場上人民幣均衡匯率的發現,並進一步推動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811」匯改之後,外匯儲備波動加劇,持續的外匯干預使得大陸外匯儲備充足率(外匯儲備規模/M2比率)由2015年年初的18.80%下降至2016年5月末的14.26%,當然這一水平仍處於10%至20%的合理區間,但已表現出大陸央行在外匯市場干預的同時,需要尋找新的對沖力量。在當前的市場環境下,擴大開放債券市場可發揮這樣的作用。

從平衡國際收支的角度看,在資本流入通道進一步打開的條件下,通過債券市場流入的資本可以一定程度上抵消資本流出規模,更重要的是其背後體現出市場參與者的異質性預期,從而改善外匯市場對人民幣匯率真實水平的發現功能。

此外,在人民幣匯率寬幅波動影響下,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在離岸市場階段性地放緩,此時大陸開放債券市場,引入境外機構到銀行間債券市場進行投資,有利於推動人民幣由國際結算貨幣逐步發展成為國際投資貨幣,符合人民幣國際化戰略的整體要求。特別是在人民幣匯率預期漸穩之後、新的SDR貨幣籃子生效之前開放大陸債券市場,為外匯市場帶來人民幣資產供給量的增加,符合人民幣真正進入SDR貨幣籃子後境外投資者配置人民幣資產的需求。

根據惠譽評級統計,隨著英國脫歐事件的影響擴大,全球負利率債券規模已達11.7兆美元,日本10年以內國債均為負利率,歐元區10年以內國債也大部分處於負利率水平。全球主要經濟體的低利率甚至負利率範圍擴散,使得機構投資者在配置資產時逐漸關注海外更高收益率債券市場的投資。

大陸國債收益率始終維持在2%~3%的水平,高於主要經濟體的零利率和負利率水平。隨著人民幣離岸與在岸匯差的逐漸縮小,人民幣幣值逐漸顯穩,人民幣貶值預期改善後,境外投資者對大陸債券的需求預計會迅速增加。

在這一背景下,大陸債券市場的開放時機已凸顯,且具有進一步開放的空間。

以大陸政府債券的持有者結構為例,截至2016年5月,境外機構投資者持有大陸國債比例最高,也僅達到2.99%,政策性金融債次之,約為1.72%,持有信用債等其他券種比例低於1%,遠低於亞洲其他債券市場的境外投資者持有情況。部分由外國投資者持有,且這種持有趨勢增速顯著。

以政府債一類券種為例,日本和南韓的外國投資者持有占比已超過10%,而諸如馬來西亞、印尼等新興市場國家的政府債超過1/3的部分由外國投資者持有,且這種持有趨勢增速顯著。即使在全球主要發達經濟體結束量obdesign 女 obdesign fb obdesign發熱衣化寬鬆政策後,新興市場的國際資本流出態勢漸顯的時期內,以及2015年下半年以來新興經濟體幣值寬幅波動的情況下,以中長期投資者為參與主體的政府債市場上,外國投資者參與比例也未曾大幅下降。

這表明,配置全球資產的中長期國際投資者主要考慮的是匯率中性下,全球資產配置的風險對沖功能及不同市場上資產收益利差的因素,而非簡單的對幣值升貶的博弈。

可以推知,在當前全球低利率環境下適時開放大陸債券市場,一方面中長期國際投資者的參與度提升,對於債券收益率曲線的價格發現機制具有完善的效果;另一方面,對人民幣資產需求的上升,也有助於人民幣均衡匯率的價格發現效率提升和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的推進。(作者為香港交易所首席中國經濟學家、中國銀行業協會首席經濟學家)

(中國時報)

obdesign 女

C0EC09A9BB7D6590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